1. <mark id="hhcoq"></mark>

                <code id="hhcoq"></code>
                1. 雅文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我不是天师 » 59.第 59 章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59.第 59 章

                  作者:花日绯
                    看一章正版才一两毛钱, 有啥理由不看正版呢?对吧。来,等你哟。

                    张兮和江盛清赶到医院, 陈枫还没出手术室, 陈母头上和手上都缠着绷带,坐在手术室外抹眼泪, 看见江盛清才从医院走廊的椅?#30001;?#31449;起来。

                    “怎么样了?”江盛清问。

                    陈母眼眶红红:“前面有辆车在高架上掉头,我们为了避让, 三辆车追尾了, 前面货车上装的是钢卷, 整个?#20197;?#36710;头上,都是我不好, 我非要今天去机场,他都买错?#32503;? 老天爷都不让我们今天去了, 我还偏要闹着去。小枫要有个三长两短的……”

                    陈母在这儿说着,陈枫?#27597;?#20146;过来, 五十多岁的中年大叔,头发?#34892;?#33457;白, 手里拿着缴费单, 跟江盛清打过招呼以后,就到一旁安慰妻子去了。

                    张兮站在手术室门口, 从手术室玻璃往里面看, 手术区走廊里没什么人, 偶尔有戴口罩的医生出入, 据说已经进去抢救两个小?#32503;耍?#20004;个小时已经下了两张病危通知单,现在手术室门打开,戴口罩的医生又送出来一张,俨然陈枫快要不行的样子,陈母哭?#27597;?#32928;寸断,说什么也不敢签,陈父接过签下之后,再三拜托那医生,医生跟陈父,陈母再三保证一定尽力后,再?#20301;?#21040;手术室。

                    江盛清也很担心陈枫的情况,陈枫不仅是他的同事伙伴,更是他的好友,江盛清肯定不希望陈枫出事。江盛清见张兮站在手术室大门前,背在身后的手指有规律的运算着什么,走过去问她:

                    “怎么了?”

                    张兮回头看他:“按理说不该这么?#29616;亍!?br/>
                    上回张兮看出陈枫近来?#37266;?#20809;之灾,但绝非性命之忧,要不然张兮也不会那么轻描淡写的提醒他一句的。可是现在这情况看起来……

                    张兮的目光透过紧锁的玻璃门,往手术区的走廊看去,陈枫所在的手术室应该是走廊尽头靠右边那间,张兮凑过去贴着玻璃仔细往里看去,渐渐眯起了双眼。

                    江盛清见张兮盯着里面一动不动,不知?#28010;?#22312;想些什么,也不敢提醒,就那么守在她身旁。

                    虚虚?#20301;?#30340;张兮从手术室大门穿过,往走廊尽头那间手术室走去,穿过紧闭的门,手术室里灯光明亮,各种仪器的声音环绕?#38393;埽?#21307;生护士们全神贯注在手术台前救人。没有谁发现张兮的存在。

                    张兮自从进了手术室之后就看见手术台上压着黑雾,把陈枫包裹着,陈枫身上多处骨折,内脏有出血,医生在尽力缝?#24076;?#20202;器上显示的心率越来越低,护士报出一串数字,似乎很是紧?#20445;?#21307;生立刻让安排电击做心肺复苏,却对陈枫没什么效用,他戴着氧气罩,仍旧不住翻白眼。

                    一道红光自张兮掌中发出,将?#21069;?#35065;在陈枫周围的黑雾驱散,这边红光取代黑雾将陈枫笼罩,那边医生的心肺复苏电击就取得了成功,那团黑雾在手术室里跟张兮纠缠,张兮巍然不动,手术室内突然起了一阵风,把周围一些不用器材上的防尘袋都吹的飘起来,医生在做手术,没发觉,但几个护士却是看的真切,?#38393;?#30097;惑不已,手术室里怎么会有风?

                    那团黑雾不是张兮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就被张兮打散,眼看就要被张兮抓住,黑雾?#28798;?#25955;开,往手术室大门缝隙钻去,张兮本就是精神离体,拦不住所有散开的黑雾,勉强抓住一股,奋力撕扯住……

                    江盛清站在张兮身旁,眼看着张兮紧闭双目,一动不动,额头沁出汗珠子,正要抬手给她擦拭,就觉得手术室门缝里钻出一道强风,扑面而来,江盛清怕风吹到张兮,转过身把她护在怀里,那强风来势?#35813;停?#20223;佛要钻进他的身体一般,但最终却没能成功,江盛清清楚?#27597;?#35273;到那股强风在他面前分成两股,从他身体两侧呼啸而去,在医院走廊上掀起一阵无端?#35828;?#39118;,幸好是急救室走廊,并未引起太多?#24597;摇?br/>
                    江盛清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只得本能的往那风消失的方向看去,再回神的时候,被他护在怀里的张兮就睁开双眼了。

                    江盛清低头看她,张兮往后退了一步,从江盛清怀抱离开,然后摊开手掌,江盛清看见她刚才明明还空无一物的手心里,突然多了几缕头发,短短长长,颜色漆黑。

                    “这是什么?”江盛清问。

                    张兮从背包里拿出一块干净的帕子,把那几缕头发包裹起来,还没回答江盛清的话,手术室尽头就传来动?#29627;?#19968;张移动的床被缓?#21644;?#20102;出来,陈家父母连忙凑过来等候:

                    “陈枫家属,手术成功了,病人各项体征?#25351;矗?#29616;在转移到监护病房去,你们派个人跟我去办入院手续。”

                    医生推门而出对陈家父母说了这么一番话,总算让二老的心稍微放下,陈母跟随病床进?#35828;?#26799;,陈父跟医生去办入院,两个负责整理的护士最后走出,经过江盛清和张兮面前时,她们正好在谈论手术室里突?#36824;?#39118;的事情。

                    等人都走了,江盛清才对张兮问:

                    “怎么回事?你手里头发哪里来的?”

                    张兮眉头深锁:“陈枫身上揪下来的。这起事件不像是普通事件,陈枫这几天确实?#34892;?#23567;灾难,但绝不是致命的生死劫,我觉得袭击陈枫的东西,跟袭击你的那东西气场很相近。”

                    江盛清也察觉到事情绝不简单:“知道是什么吗?”

                    张兮摇头:“道是道,却非正道。”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门有道门的规矩,就像是社会人必须遵循的法律一般,是道门中人必须严?#28010;?#23432;的警戒线,谋财害命之事不可沾,一旦沾了就不是正道了。

                    “那东西?#22815;?#26469;吗?我们能做点什么防备吗?”尽管江盛清依旧觉得难以置信,信奉科学的他,最近经历的事情简直匪夷所思,可事实摆在面前,又让他不能不信。?#32469;?#21018;才他再次亲身经历,别说?#38381;?#23460;附近没有窗户,不可能有强风,就算有风?#21040;?#20063;不可能强烈到好像要钻进?#26494;?#20307;里。

                    对于这个领域,江盛清是完全?#21543;?#30340;,一时间竟有种无从下手?#27597;?#35273;。

                    “那东西被我伤了几回,短时间内?#25351;?#19981;了元气。这次虽然受重?#35828;?#26159;陈枫,但我还是觉得,那东西的目的是你,只不过它袭击你两回都无功而?#25285;?#36825;才退而求其?#21361;?#30447;上了陈枫。”

                    张兮说完之后,就坐到一旁椅?#30001;?#21435;休息,江盛清见她坐下擦汗,上前轻声问道:

                    “刚才你是进了手术室吗?”

                    张兮点头,尽?#39336;?#37027;团不明黑雾打散,但她也为?#25749;?#36153;了不少力气。

                    江盛清见她疲累,忍不住由衷说道:“多亏有你。”

                    张兮抬头看他,弯起一抹嘴角:“要谢我的话,就请我吃东西吧。”

                    江盛清失笑,张兮?#38393;?#30340;忧虑却没有减弱:“不过话说回来,这件事还没完,得尽快查清楚才行。你的命格奇特,如有神助,那东西动不了你,但你身边的人命可没你大,不防不行。”

                    江盛清若有所思的点?#35828;?#22836;。

                    *****

                    江盛清把张兮从医院送回来,张兮靠在车门上睡了一路,车停之后才睁开双眼,低头去找安全带插口愣是没找着,江盛清凑过去替她解开,见她手指关节上都没什么血色,不禁问道:

                    “你真的没事吗?”

                    张兮摇头:“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

                    如果只是分神进去看看,凭张兮的能力,不至于会累,但分神的时候动了手就另当别论了。

                    江盛清下车给张兮开了车门,看着她走进小区,?#38393;?#21313;分愧?#24013;?br/>
                    张兮倒是没感觉出江盛清的愧?#21361;?#22905;只知道自己进门以后,就看见颜巧巧和郑玲如临大敌一般坐在沙发上,绷着脸看她。

                    张兮被她们拉到沙发上坐好,两人一左一右,压着张兮不让她起身,张兮本来就很累了,没力气跟她们反抗,干脆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了下去。

                    左边的颜巧巧伸出一根手指,点在张兮的肩膀上,语气腻腻歪歪:

                    “师父,你也太不够意思了。你居然认识江盛清。”

                    郑玲也学着颜巧巧的样子,点?#35828;?#24352;兮右边的肩膀:“老?#21040;?#20195;。这可是大事儿。”

                    张兮双手抱胸,无奈看着她倆,两人对看一眼,终于绷不住了,在张兮身边笑的花枝?#20063;?#20048;颠颠儿的。

                    “师父,你今儿是和江盛清出去约会的吗?我看见他替你开车门,妈呀,太绅士了。开那么好的车,关键是人还那么帅,我要是能跟那样的男人约一?#20301;幔?#27515;都瞑目了。”

                    颜巧巧夸张的说辞让张兮很是无?#24013;?#20294;她并没有否认颜巧巧的说法,毕竟她也是有审?#25318;?#30340;,江盛清不管从外?#20301;?#26159;家世背景来说,确实得天独厚,无可挑剔。

                    “哎呀,我现在就后悔啊,后悔没有看到那一幕。以前听说江盛清跟赵欣妍传绯闻,总觉得他们和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没想到这一回居然离我们这么近。”

                    “是啊是啊,我也没想到。想我当年为了买江盛清的一本?#21448;荊?#32553;衣节食了好几天,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看见真人。”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
                  福建快3开奖结果今天
                    1. <mark id="hhcoq"></mark>

                              <code id="hhcoq"></code>
                                  1. <mark id="hhcoq"></mark>

                                            <code id="hhcoq"></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