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ark id="hhcoq"></mark>

                <code id="hhcoq"></code>
                1. 雅文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龙抬头 » 1085 我爸,到底是谁 为50000金钻加更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1085 我爸,到底是谁 为50000金钻加更

                  作者:抚琴的人
                    果然,红花娘娘可以救出二叔!

                    我就知道南王没有骗人,老首长可以骗我,南王不会骗我。也不枉我辛辛苦苦这么久了,这件事情总算有了着落。

                    我也长舒了一口气,发?#38405;?#24515;地说了一句:“妈,谢谢!”

                    红花娘娘笑了起来:“跟妈还说什么谢谢?再说,你二叔人很好,?#20154;?#20063;是应该的。”

                    红花娘娘一笑,好似千树万树梨花开,真的美丽极了。我估摸着,就算红花娘娘什么都不做,光是坐在那里,南王和春少爷就想宠她一辈子了。同样都是女人,也是同人不同命啊,她真的是命太好了,总有人愿意惯着她。

                    总之,我们母子这次见面还算顺利,红花娘娘之前不好意思见我,怕我怪她,现在看我没有这个意思,也就慢慢解开心结。

                    趁着她心情好,我又赶紧说:“妈,仁丐周老前辈是我的师父,被春少爷关起来了,你看能不能”

                    我找红花娘娘,就是这两件事,一个二叔,一个老乞丐。

                    红花娘娘面带难色地说:“这事我知道,确实挺难办的,皇甫江的死,老叫花子确?#30340;?#36766;其咎杀?#32622;?#23601;这一个极品工艺师,春少爷到现在还没顺过气来,我只能说试试?#31383;桑?#19981;能保证一定能救出他。”

                    我点点头,又说:“如果实在救不出他,起码别让他再挨鞭子了!”

                    老乞丐现在每天要挨一百鞭子,我和程依依真的心疼死了。

                    红花娘娘点点头说:“好,我会和春少爷说,你就等我的消息吧。”

                    说完了两件最主要的事情,我和红花娘娘又聊?#35828;?#20854;他。

                    红花娘娘知道我现在的处境,战斧视我为眼中钉,她说战斧可不好惹,千万别去战斧的地盘。

                    后来说起程依依,红花娘娘知道那是我女朋友,并给予了非常大的肯定,说这确实是个好姑娘,让我要对她好,还说以后结婚,一定会去参加,到时候送我一份大礼。

                    总之,我们两个聊得非常开心,一点都没有想象中的尴尬。

                    本来就该这样,亲母子有什么尴?#25991;亍?br/>
                    大部分时候都是我说,我也想知道我妈这些年来经历了什么。她告诉我,当初和南王离婚以后,确实是心灰意冷,不想再回那个家,也不想再面对我。后来春少爷就找到她,邀请她加入杀?#32622;牛?#22905;觉得反正没事干,所以就过去了。

                    至于南王,这么多年过去,她还是很生南王的气,根本不打算和南王见面,也没想过原谅南王。

                    看到红花娘娘并不想提南王,我也不能再说什么,只是小心翼翼问她:“那你现在和春少爷是什么关系?”

                    ?#25910;?#21477;话,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如果他俩真是情侣,我也能够接受。红花娘娘早就和南王离婚了,和谁在一起是她的自由,就是我这个儿子也管不着。更何况,她就是和南王在一起?#20445;?#19981;也和别人

                    红花娘娘一愣,说道:“我们就是师?#32622;?#30340;关系啊!”

                    之前南王说过,他们三人在太行山上拜了一位?#23567;?#21073;神”的老师,南王是大师兄,春少爷是二师兄,红花娘娘是小师妹。

                    我又说道:“可大家都说你们是情侣”

                    杀?#32622;?#19978;下,已经默认红花娘娘是春少爷的n了。

                    红花娘娘却“嘁”了一声:“别听他们瞎说,春少爷是我二师兄,就这关系,别的再没有了!”

                    我的一颗心几乎要跳出来:“可你们怎么穿得差不多啊”

                    “哪里差不多了,他是一身绿,我是一身红!再说了,穿得差不多就是情侣了?我还觉得是亲子装呢,我做他妈还差不多,以后你见了他就叫哥。”

                    红花娘娘的风趣把我给逗乐了,但我很相信她,因为她没必要撒谎,她这?#20013;愿?#30340;人,如果真和春少爷有什么,不会不承认的。

                    这样我就更开心了,虽然我没资格管她的事,但我也不希望她和春少爷在一起。在我心里,她和南王才是一对,那才是金童玉女啊。不过红花娘娘暂时不太想提南王,我就先不说了,以后有机会再讲吧。

                    后来我又和红花娘娘说起刘?#27425;?#30340;事情。

                    刘?#27425;?#30495;的是太坏了,屡次三番想杀死我,借着这个机会,我也痛诉了刘?#27425;?#30340;罪状。

                    红花娘娘点点头说:“我刚收他为徒的时候,其实他人还挺不错,但是后来呆在杀?#32622;?#20013;,常年受杀?#32622;?#30340;影响,渐渐变成现在这样子了。不过,他毕竟是我徒弟,我还是有一些责任的,平时也疏于管教了。现在,他知道你是我儿子了,应该不?#20197;俁阅?#26377;什么了!”

                    这样就最好了。

                    因为他是红花娘娘的徒弟,我从一开始就不想和他作对,哪怕不能做朋友,也别再为?#36763;恕?br/>
                    说完了这些事,红花娘娘问我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我说我就等二叔和我师父出来了。出来以后,二叔估计还要去他的服装厂。至于老乞丐,如果也能出来,我就把他接到江省,找人给他治病,服侍他的晚年。

                    红花娘娘说行,便站起身来准备走了。

                    我也跟着站起身来,忍不住又?#36763;松?#22920;。

                    红花娘娘回过头来,笑着说道:“还有什么事吗?”

                    “还有最后一件事。”

                    “你说。”

                    “我爸到底是谁?”

                    这个问题,让红花娘娘的身子一颤,刚刚还挂满笑的?#24120;?#27492;时此刻猛地沉了下来。

                    “你?#19981;?#30097;我做过对不起南王的事?”

                    “不是”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可我和南王做过亲子鉴定,我们确实不是亲生的父子啊

                    红花娘娘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我发誓,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南王的事,如果我有说半句谎,愿遭天打?#30528;?#33267;于为什么会是那个鉴定结果,这我不知道,也不清楚!我也不想去弄清楚,反正我没做就是没做,我能对我说过的话负责!”

                    说完这句话后,红花娘娘就转身离开了。

                    而我站在原地呆呆n,红花娘娘实在不像撒谎的样子,十年过去了也没变过说法,当初不肯承认,现在?#19981;?#26159;不承认。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呢?

                    我想不通。

                    我走出门,赵虎他们“呼?#30149;?#19968;下围?#26494;?#26469;,叽叽喳喳地问我什么情况,酒中仙和南宫卓也站在一边,目光之中充满好奇。

                    红花娘娘已经走了,带着刘?#27425;?#36208;了。

                    我呼了口气,说道:“红花娘娘答应我了,会帮我师父求情的!”

                    老乞丐都没问题,二叔就更没问题了。

                    大家“呼”的一声,都很为我开心。

                    酒中仙不可思议地说:“红花娘娘真是你母亲啊?”

                    我点点头,说是。

                    赵虎他们早就知道怎么回事,并不觉得稀奇,酒中仙和南宫卓却是惊讶极了,对视一眼之后,又问我说:“那你爸是谁啊?”

                    这个问题难倒我了,我哪知道我爸是谁?

                    我笑了下:“反正不是春少爷!”

                    酒中仙和南宫卓好奇的太多了,但是看我语焉不详,知道我不想说,也不好意思再问我,毕竟我是红花娘娘的儿子,可不敢得罪我。

                    只有酒中仙小心翼翼地说:“春少爷知道你的身份吗?”

                    显然,他在为我担心,都知道春少爷?#19981;?#32418;花娘娘,如果知道红花娘娘还有一个儿子

                    我点头说:“他知道的。”

                    酒中仙这才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接着又笑着说:“这么说来,老叫花子还真有救啦?老叫花子运气真是不错,随便收了个徒弟,竟然是红花娘娘的儿子!?#36214;?#37027;么大的罪过还能赦免,简直无?#36763;?#21834;。”

                    我赶紧说:“红花娘娘只答应帮我求情,没说一定可以救出我师父的。”

                    这话肯定不能说得太满。

                    酒中仙得意地说:“红花娘娘一开口,春少爷那边肯定没有问题!你根本不知道你妈在春少爷那边有多”

                    酒中仙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

                    我说:“能救出来当然最好!”

                    酒中仙连连点头:“肯定没问题的,你就等好消息吧!”

                    这场武会最终的冠军是我,这是我怎么都没想到的,还如愿以偿地见到了红花娘娘,搞定了二叔和老乞丐的事情。酒中仙发?#38405;?#24515;地为我高兴,让我今天就去把这好消息告诉我师父,说我师父虽然精神暂时不太正常,但也应该说上一声。

                    出乎意料的是,南宫卓竟然主动说带我去。

                    南宫卓说:“前天是你带张龙去的,今天让我去吧,我也很久没见老叫花了。”

                    酒中仙说行。

                    虽然这时候和老乞丐说有点为时过早,但能提前见他一面也好,这次多给他带点叫花鸡。就这样,酒中仙带着赵虎和韩晓彤下山了,南宫卓也?#35759;?#26465;和红云打发走,带着我和程依依去了红花大楼,也就是杀?#32622;?#30340;总部。

                    我和程依依在路上给老乞丐买了五只烧鸡。

                    那时候的我们怎么都没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会成为改变整个历史的转折点!7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
                  福建快3开奖结果今天
                    1. <mark id="hhcoq"></mark>

                              <code id="hhcoq"></code>
                                  1. <mark id="hhcoq"></mark>

                                            <code id="hhcoq"></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