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ark id="hhcoq"></mark>

                <code id="hhcoq"></code>
                1. 雅文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网游之止戈三国 » 第三百四十章 琐事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三百四十章 琐事

                  作者:束甲
                    将剩余的天狼套装交给刘猛,让他尽快将之转化为实力。如今已经是光和七年二月了,按照历史,黄巾起义就在这个月里爆发,多一份实力在这场大战中才能多捞一份好处。

                    勉励一番之后,商戢送别了刘猛。

                    “想不?#20132;?#33251;这次竟然还因祸得福,觉醒了狼神战体,真是造化弄人啊!”

                    目送刘猛离开,商戢自言自语感叹了一句。

                    “嗯?”

                    “狼神战体?”

                    商戢突然一呆,仿佛想起什么似的,连忙打开属性面板。

                    据柳毅所说,当初魔狼虚影破碎,其?#34892;?#21322;的星芒融入了刘猛体内。狼神战体的觉醒是否与这相关?

                    如果是的话,自己好像一个人独吞了整颗龙珠,而神龙实力明显远超魔狼,这样的话自己是不是?#19981;?#35273;醒一个“龙神战体”之类的东西?

                    抱着这个美好愿景,商戢连忙打开自己的属性界面,开始查看起来。

                    片刻之后,商戢脸色古怪起来。

                    在商戢的属性表中,出现了两个新的状态,分别是龙怨、真龙霸体。

                    龙怨:特殊状态类技能。龙系生物仇恨度提升百分之二百,一旦遇到该状态者,龙系生物就将发起疯狂进攻。成功击败龙系生物后有极大几率将之收服。

                    真龙霸体:特殊体质类技能,因某种未知的特殊原因,具体效果封印?#23567;?br/>
                    商戢可以肯定,这两个状态绝对是那条龙故意搞鬼的结果!

                    “至于吗?!不就是杀?#22235;?#19968;?#28201;穡?#25105;不也因为这事而死了嘛!何苦互相为难呢?”商戢厚颜无耻的小声嘟囔了一句。

                    不知道是感应不?#20132;?#26159;不屑搭理,龙魂并没有任何反应。

                    真龙霸体因为龙魂的不配合,暂时处于封印状态,至于什么时候解封,那就得看那条?#34892;┌两?#30340;龙大爷什么时候原谅商戢的杀身之仇。另一个龙怨看似恐怖,但实际却没多大影响。

                    华?#37027;?#30340;龙全都是神?#25353;?#35828;级生物,就是费劲千辛万苦去找都还找不到呢,自然也不用不着担心。

                    至于华?#37027;?#20043;外的那些所谓的“龙?#20445;?#22914;有有机会商戢一定会猎杀几?#36824;?#36807;瘾!

                    关闭了属性面板,商戢开始处理这几天积压下来的政务。

                    魔狼虚影的出现给辽东郡带来了不小的震动,最明显的特征就是襄平城内民心值立即下降了三点。

                    不过?#20197;说?#26159;,后来神龙的出现非但将损失的民心全部拉回来,甚至还额外提高了两点。

                    七万龙佑军团受神龙虚影恩赐实力大进的数万精锐战兵统称可是活生生证明了什么叫祥瑞。

                    同时,商戢昏迷期间辽东郡也有几处玩家势力?#27809;?#38393;事,不过幸亏柳毅处理的及时,没闹出什么大的风浪,叛乱分子很快就被镇压了下去。

                    等商戢醒后,戒备解除,一切自然?#21482;?#22797;了风平浪静。

                    甚至有传言这一切都是商戢自?#30002;?#28436;的闹剧,为的就是引出隐藏起来的反商戢势力。

                    虽然这是阴谋论者的无稽之?#31119;?#20294;这点倒是提醒?#26494;?#25122;,今后可以多搞些类似的活动,真假相结合,弄个反向狼来了。几次之后估计就是商戢真遇到危机,玩家们恐怕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处理完这些乱七糟的政务,天色已经渐晚,商戢又想起了柳氏。不知道柳毅与她说的怎么样了?柳氏不会不答应吧?

                    一时间,商戢甚至?#34892;?#24739;得?#38469;?#36215;来。

                    “启禀府君,郡?#38745;?#20154;送了一封信过来!”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出来侍从的禀告声。

                    “呈上来!”

                    商戢猛的站起,迫不?#25353;?#30340;说道。

                    侍从立即进门,双手捧着一封信,屈膝前行。

                    商戢取过信,没来得及看,就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萦绕鼻尖,这?#19978;?#21619;商戢非常熟悉!早上的时候商戢还将香味的主人抱在怀中肆意亲吻。

                    “你先退下吧!”

                    好似心虚一般,商戢摆摆手,示意送信的侍从先离开。

                    等侍从躬身告退后,商戢才小心的拿起信封,转过来后四个清秀隽永的大字跃然入目:“商郎亲启!”

                    商戢心中一突,继而一喜,连忙将信封拆开,取出其中的信件。

                    ?#29256;?#33970;柳之姿,薄命之人,今蒙君错爱,不以妾卑贱,愿娶之为妻。君若?#40644;?#22974;愿与君相约,结为连理与沫相濡,生则同床死亦同穴,君意何如?”

                    商戢看完狂喜,取出纸?#21097;?#27491;欲给柳氏回一封信,拿起笔却突然定住了。

                    过了许久,商戢俯身挥毫,两个呼吸后,三个很有气势的大字跃然纸上。

                    “?#20197;?#24847;!”

                    商戢很满意的看了一眼,而后取过吹干,将之装入信封中,对外高喊道:“来人!”

                    “属下再次,府君有和?#24895;潰 ?#20365;从连忙应声。

                    “去,讲此信立即送到柳府,交给,嗯交给阿姊!”

                    侍从恭敬的接过信封,恭声道:“属下遵命!”

                    看着侍从出门,商戢忍不住挥了挥拳头,在屋内兴奋的转了两圈,仿佛想起什么似的,连忙道:“来人,去请郡丞,算了,我自己过去!”

                    商戢挥了挥手,直接起身出门。

                    商戢目前是无父无?#31119;?#32780;柳氏姐弟同样如此,这样一来想找个操?#21482;?#23035;的长辈都不容?#20303;?br/>
                    数来数去,也就邓言的母亲比较合?#25910;?#20010;角色,其他?#26494;?#20221;地位都差?#35828;恪?br/>
                    身为一郡太守,婚礼自然不可能匆忙大意。

                    商戢就是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柳氏着想。对女性而言,婚礼可能是最美好的时刻了,尤其是对柳氏这个有三?#38382;?#36133;回忆的人而言更是马虎不得。

                    另外,如今商戢的身份地位也不允许草草举办婚礼。

                    古代非常重礼,不像现代小年轻拿着户口本就将证办了。

                    古代结婚有一整套堪称复杂到繁琐的流程,且身份地位越高,需要注意的礼节就越多,虽然商戢不喜这些繁文缛节,但却不得不遵守。

                    而且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全套下来用个一年半载的毫不稀奇。

                    另外,宾客身份也是一个大问题,如今商戢虽然官职不低,但认识的重量级人物还真不多。

                    也就张温能撑下场面,但以张温的身份,让他跋涉十数万里,?#36935;?#38451;来辽东参加商戢婚礼又有点不现实。

                    而其它的高官显贵或者文坛大家商戢一个都不认识。唯二能保证请来的刘备张飞又因为还未正?#32467;?#36215;,身份地位在原住民眼中并不高。

                    真到了这个时候,商戢才发?#20013;?#35201;操心的事情千头万绪,没个有经验的老人看着还真不行。11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
                  福建快3开奖结果今天
                    1. <mark id="hhcoq"></mark>

                              <code id="hhcoq"></code>
                                  1. <mark id="hhcoq"></mark>

                                            <code id="hhcoq"></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