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ark id="hhcoq"></mark>

                <code id="hhcoq"></code>
                1. 雅文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全民奔长生 » 19、只是朋友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19、只是朋友

                  作者:备份霸王
                    看来人要心向光明,经常想些让人高?#35828;?#20107;,别没事就往坏处想,想着想着就成真了。

                    ?#21697;?#25165;纳闷孟青诗怎么不提私奔的事,结果紧接着就来了。

                    ?#21697;?#19981;确定这是否是准备算总账了。

                    这里是公开场合,每个路过的男女都要特别看孟青诗一眼,并不是谈的好地方。

                    其实双方在身份认知上还是?#26032;?#24046;的。

                    虽然孟青诗明知道楼春雨已经失忆,但是千年的惯性,让她认为楼春雨就是楼春雨,懂不懂是非对错与他是否失忆无关,又不是变成傻瓜。

                    而?#21697;?#24635;觉得自己是个十七岁的无辜路人,十七岁的人却要为三十四年前的事情负责。

                    所以他一脸无辜地看着孟青诗。

                    孟青诗话锋一转“不过我一直也没查出什么来,那个年代通讯没有现在发达,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你们之间?#20852;?#19979;里联络。”

                    看来孟青诗很理性,而且实事求是,没有一味泼脏水,?#21697;?#26263;暗松了口气。

                    当然也可能一团疑云查不清,这么说大家都比较有面子。

                    “不过事情毕?#22815;?#26159;发生了,你也失忆了,严格说来你并不是之前的楼春雨。”

                    于是孟青诗特别强调“所以我们现在只是朋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21697;?#24403;然明白,简而言之就是不能啪啪啪,以后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

                    这?#22351;?#20063;没有出乎他的预料,?#21697;?#19981;是妄想狂,还没指望这种情况下能占孟青诗什么便宜。

                    其实在整件事弄清楚之前,的确有必要拉开两人的距离,保护各自的权益。

                    可?#21697;?#24515;里还是?#34892;?#19981;舒服,自己并没有流露出亲近孟青诗的意?#36857;?#36825;么当面打脸实在是不礼貌。

                    孟青诗笑得有几分嘲弄“你既然那么?#19981;?#21483;卫怜竹妈妈,私下里叫我姨也行,毕竟我和她是好姐妹。”

                    ?#21697;?#28857;点头“就按你说的办,姨妈。”

                    孟青诗的笑容立马有点僵了。

                    ?#21697;?#30340;判断还是没错的,她在私奔问题上总是一语带过,然后纠缠认妈这件事。

                    虽然他也明白孟青诗只是顺嘴讽刺而已,可一天来围绕他和卫怜竹的各种讪笑、揶揄太多了,已经有点令人不耐,?#21697;?#19981;打算惯着任何人。

                    不过孟青诗很快释然一笑“你这玩世不恭的德性?#22351;?#27809;改,有时真怀疑是不是装失忆。”

                    ?#21697;?#24615;格直率,还不至于玩世不恭,不过相对应楼春雨两千多岁的年龄,仅仅少年心性就显得比较张狂。

                    他也一笑“其实一直是大家说我失忆了,不是?#21697;?#26159;楼春雨。”

                    从见面到现在,两人一直相敬如宾,不过多少都暗暗较着劲,并不如表面那么融洽。

                    孟青诗哼哼笑了两声“如果卫怜竹活着,我一定要看着你当面?#20852;?#22920;,再看看卫怜竹怎么宠你这个儿子!”

                    说着她打开?#21482;?#32763;阅,不再理睬?#21697;紜?br/>
                    ?#21697;?#30475;着轻嗔薄怒的孟青诗,居然真的有了一丝迟疑,在经历这么多事情后,再见到卫怜竹,自己还能理所当?#22351;?#35748;为是她的儿子吗?

                    他真的开始不那么确定了。

                    想到儿子两个字,他突然一激灵,楼春雨和孟青诗不会也有孩子吧?

                    多一个美女老婆也就算了,这要是喜当爹,接下去怎么面对看上去比自己大一截的子女?

                    他暗怪自己经验不足,居然连楼春雨的家庭情况都没?#26159;?#26970;!

                    不过在和大家的交谈中,谁都没有提过子女这个话题,看似楼春雨并没有孩子。

                    ?#21697;?#21448;看了一眼孟青诗,心里不禁嘀咕,这不会真是孩子她妈吧?

                    他心中暗叹,自己一步步往前,却对未来的生活一无所知,也许早晚搞砸。

                    距离登机?#22868;?#36824;有一小?#20445;?#20004;人一时无话可谈,各自玩?#21482;?br/>
                    孟青诗实在是过于漂亮,总是引来目光,?#21697;?#35273;得和她在一起并不舒服,他更习惯那?#32622;?#26377;存在感的生活。

                    过了一会孟青诗终于又找到了话题“如果我建议你?#22351;?#36523;上、包里的所有?#36335;?#31639;不算冒犯?”

                    “算不算冒犯要看你什么理由。”?#21697;?#20063;知道自己穿得寒酸,全身?#36335;?#21152;起来?#22351;?#19968;百元。

                    “你以后就是楼春雨了,而他不是学生,人生如戏,什么角色就得配什么服装。”这个理由很充分,当然不能说是冒犯。

                    ?#21697;?#28857;点头?#26263;?#25105;有钱就买合适的?#36335;!?br/>
                    孟青诗微笑起来“如果我帮你买,你会介意吗?”

                    “不介意。”?#21697;?#22238;答得很干脆。

                    孟青诗有点惊讶,她以为?#21697;?#30340;自尊心会比较敏?#23567;?#20026;什么不介意?”

                    “我跟你回去当老公都不介意,买几件?#36335;?#20171;意个屁!”

                    他说得稍微大声,引来邻座不少惊愕的目光。

                    “你倒是很现实。”孟青诗笑了起来。

                    “我从不觉?#38391;?#31351;是操守,穷酸值得捍卫。”

                    “你到底是不是真失忆了?”孟青诗越看越觉得?#21697;?#30340;德性和楼春雨一样,基本?#22351;?#27809;变。

                    短短?#22868;?#20869;,她已经数次质疑?#21697;?#26159;否真的失忆。

                    “你说呢?”?#21697;?#19981;想再解释强调。

                    “要是被我发现装病,必让你生不如死!”孟青诗看着?#21482;?#28129;淡说了句。

                    下午三点,两人已经到了虹桥机场,然后乘坐?#21028;?#28014;列车几?#31181;?#23601;进入了市区。

                    孟青诗带?#21697;?#21435;了百货,一路采购了不少?#36335;?#21644;鞋。

                    两人在审美趣味上倒是出奇一致,挑的款式以十七岁的眼光而言,无疑偏成熟。

                    ?#21697;?#26126;摆着有一颗成熟的心,不因失忆而改变多少。

                    在服饰细节上,他也继承了楼春雨的喜好,以至于孟青诗根据记忆和经验的推荐,他基本都接受了。

                    孟青诗对他的态度又温柔了不少。

                    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孟青诗替换了?#21697;绱友?#22478;带来的所有个人物品,到最后连?#22066;?#37117;换了,从里到外焕然一新。

                    人靠衣装,?#21697;?#37325;新包装后显得成熟不少,精神?#21050;?#20063;为之一振。

                    孟青诗看似很满意“看上去还行,介不介意与我合张影?”

                    ?#21697;?#22855;道“为什么介意,既然是朋友,照张相有什么不可以。”

                    说着两人凑在一起,自拍了一张。

                    ?#21697;?#27605;竟年轻,没有考虑到孟青诗可不是小姑娘,她做的每件事?#21152;心?#30340;。

                    孟青诗有意无意地微微靠着?#21697;紓?#26174;得十分亲密。

                    她的长发撩在?#21697;?#30340;?#25104;希行?#30162;。

                    最?#24352;?#20986;来的效果很神奇,看似?#21697;?#25602;着孟青诗,一脸的吊儿郎当。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36857;?#25353;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
                  福建快3开奖结果今天
                    1. <mark id="hhcoq"></mark>

                              <code id="hhcoq"></code>
                                  1. <mark id="hhcoq"></mark>

                                            <code id="hhcoq"></code>